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恸哭墨莲
    “这是?”

    萧陌一阵奇怪,想到什么,左手一挥,掌心中又出现一物。

    那是一块散发著淡淡黑光的三角形碎片,同样是石质,但是大小比这颗火焰黑石要小上许多,而且周围也没有那种黑色的光焰。

    两者在某些方面,十分相似,因为同样都是天魔掉落,不过一个是天魔将,一个是天魔卒,而且同为黑色,石质。

    但两者也有很多不同,首先就是大小不同,其实就是上面的黑焰和黑光,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能量浓郁,一个则只是残次品,并没有进化完全一般。

    “难道,所有天魔,都会掉落这种黑色石块?只是,天魔将掉落的,是完整黑石,而天魔卒,因为体内魔力不够浓郁,所以掉落的,只是黑石碎片?”

    越想,萧陌就越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不言而喻,这两样物品,应该都是同宗同源,只是因为天魔本身的境界,汇聚而起的魔力强弱,所以凝聚出的黑石也有大有。械耐暾械牟腥。

    如果说天魔卒掉落的,是残缺不全的火焰黑石,天魔将掉落的,是完整火焰黑石,那么,不知在天魔将之上,更强一筹的天魔侯,天魔王,掉落的火焰黑石,又将会是什么形状的存在?

    萧陌只要想一想,便不由心痒难耐。

    不过这种事,他也只能想想而已,对付一头天魔将,萧陌与左秀桐联手,才好不容易成功将其击杀。

    如果对上天魔侯,天魔王,估计左秀桐刚刚初生的心念也难以抵抗其心神入侵,到时候,两人谁都难以幸免,只怕除死之外,别无二路。

    就更不要想,击杀它,获得那种更强大一筹的火焰黑石了。

    在心中按灭这个念头,萧陌收起两块石头,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自域外天魔体内掉出,明显不是凡物,拿到外界找人鉴定一下,绝对是一件异宝。

    收起两块石头之后,萧陌这才走到左秀桐身边,同样闭目盘坐起来。

    刚刚那一战,他也消耗不少,而且心神世界被天魔将的心神攻击,现在还处于波动状态,同样需要时间平息。

    同时,也是为了等一下左秀桐,毕竟,战事已毕,他总不能独自一个人离开,在这种危险的情境下,两人必须同进同退才是。

    片刻之后,萧陌率先醒来,看了一眼旁边,左秀桐依然在闭目疗伤之中,也就没惊动她,静静在一旁等待。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左秀桐身上一股白烟冒起,她苍白的脸色这才恢复了些许红润,张开口,吐出一口气。

    睁开眼,见到萧陌站在一旁,不由一笑道:“你早就醒了?”

    “嗯。”

    萧陌点了点头,问道:“你现在怎么样了,好一点没?我看到你刚才使用了爆发秘术,不如多休息一段时间。”

    左秀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嗯,我刚是用过爆发秘术,不过休息了这么久,也恢复了一些,不过这个地方并不安全,我们还是先找个安全的地方疗伤,等我伤势恢复,咱们再继续前进吧。”

    “好。”

    萧陌毫不犹豫,直接点头,同意了左秀桐的建议。

    毕竟一只天魔将就带给他们如此烦,如果不是配合得当,一个不慎之下,只怕就要双双陨命在这血红天魔将的手下了,眼下左秀桐实力受损,状态不佳,自然要给她一点恢复的时间才是。

    当下,两人身形一转,四处查看隐蔽之地,最终找到一块有些奇怪的巨石。

    那巨石之下,有一个小小的洞口,但其大半掩藏在巨石之下,如果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察觉。

    萧陌,左秀桐对视一眼,立即认识到了此地的隐蔽,只要再稍加掩饰一下,就是一个绝佳的藏身之所,即使再有人旁人经过,只怕都很难发现这块石头底下还有这么一个坑洞,这无疑是极佳的疗伤之所。

    当下,萧陌一人率先钻进去,将其扩容改造了一下,随后才招呼左秀桐一起进入其中。

    随后,萧陌又爬到洞口,先是将其略作掩饰,使其在外观上更看不出来有入口的痕:,这才回到洞底,两人一起进入闭关。

    两人这一次,刚刚出去才不到一天时间,本想著大展身手,纵横一番,结果没想到,一出去居然运气那么好,遇上的不是天魔卒而是天魔将。

    一番苦战下来,左秀桐负伤,萧陌也心元气消耗过巨,只能再次闭关,倒是有些无奈。

    但是,说失望那倒也不会,因为两人这一战,已经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能遇上一头天魔将,并且战而胜之,这已是难得的经历。

    对于两人而言,时间虽然短暂,但起到的作用,却可能比起普通的历练十天,甚至数十天还要来得丰富,惊险。

    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两人一个境界已经突破,一个也将功法修炼到了化境,但也并不是说他们就无事可做。

    最简单的一件事便是,刚分得的几十滴血灵石乳,刚好可以服用,正好一边修复伤势,一边提升身体资质。

    资质提升,实力自然更强,而且,萧陌也可以趁机,冲击冲击逍遥境九层后期,甚至巅峰的瓶颈,那样,等他这次从天魔战场出去之后,就可以寻找机会,尝试冲击齐物境的境界了。

    现在,萧陌身边,除余青药实力尚浅,他认识的几个人,如湛若水,师迎夏,左秀桐等,全部突破了齐物境界。

    而且师迎夏也说了,没到齐物,萧陌其实并没有掺与太多事情的资格。

    更重要的是,萧陌还要应花老之命,争夺一年多后的至道学宫四宫论道弟子名额,那名额相当重要,一旦成功入。负蹙褪茄Ч幌Т叟嘌。

    对于这次机会,萧陌自然不会错过,因此突破齐物境,更是当务之急的事情。

    于是,两人再一次沉寂下来,同时掏出血灵石乳,开始服食炼化,他们的资质,在血灵石乳的洗涤和改变下,也越来越强,而身上的气息,益日渐加深。

    随著身体素质的提高,和服食血灵石乳带来的特殊功用,左秀桐受到的伤势只用三日,便已经初步复原。

    六天之后,萧陌率先将新分得的二十八滴血灵石乳全部服用一空,他的经脉,现在全部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银光,血液中,竟然带著一丝独特的香气,那香气,如兰似麝,在身体内流动时,明明那么缓慢,却又能发出大江大河一样的潮浪声。

    而他的皮膜骨骼,自然也进化甚巨,较原来提升不止一倍。

    虽然萧陌并没能如愿,立即突破到逍遥境九重后期,但是,逍遥境九重中期的修为却是彻底巩固下来,离逍遥境九重后期也越来越近。

    第八天,左秀桐分得的那三十五滴血灵石乳也全部服用完毕,她身体之上,弥漫起一层淡淡的血雾。

    当血雾散。莨饣婪,整个人,已经彻底休整过来,而且身上的气息,明显更强了。

    虽然离齐物境中期境界还很远,但却意外的突破了齐物境初期中段,似乎经历这场大战,她得到的好处比萧陌还要多上许多。

    毕竟,她才是正面与血红天魔将战斗过的人,一旦从那样的压力下成功挺过来,她必然所得甚巨。

    这些收获并不是外物,而是与强大天魔将战斗所产生的战斗经验,甚至心态的改变,以及无形中的一些提升。

    继续休整一日,萧陌,左秀桐推开洞口遮挡,再次出关。

    而这一次,两人似乎运气发生了转变,一连三天,什么都没有遇到。

    别说大的危机,甚至三天时间,两人连一只小小的天魔卒都没有遇上,似乎所有天魔,突然一齐消失了一般。

    两人一阵奇怪,但并未停下前行的脚步,而是继续朝前走去。

    第四日,萧陌,左秀桐来到一处奇怪之地。

    前方的地势突然不断往上延伸上去,形成一座怪怪的高山。

    高山山顶是圆的,四周呈锥形,整体约摸有六七千丈高,即使以萧陌,左秀桐的速度,这座大山,居然也足足爬了两天左右,才终于爬到顶上。

    但一到顶上,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圆锥形的山顶,中心下凹,形成一个巨大的漆黑深洞,漆黑深洞中,无数黑气翻滚如潮,隐隐传来各种鬼怪的嚎叫声,无数强大的气息在其中出没。

    萧陌灵魂感知探出,左秀桐几乎同时利用心念幅射向下,一瞬间,两人就同时感应到了十几具和先前败亡在他们手下的天魔卒气息相同的魔气,甚至还有一两具更加强大的天魔将气息。

    黑气翻滚,渲染得这一片地带漆黑一片,阴森的死气,即使隔著数百上千丈的洞壁,依旧浓烈得让人几乎要窒息。

    “这是?”

    萧陌,左秀桐对视了一眼,无不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

    两人万万没有料到,前面几天,一无所得,连只怪兽都看不见,到了这座奇怪大山,却有如此多的天魔汇聚在此。

    这座怪异圆山,到底有什么特殊?

    两人有心退避,但好奇心极强的他们,却不甘于就此离去,而且想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特殊。

    两人悄悄趴伏在洞穴上方,探头朝漆黑地穴底下观望。

    随著黑洞底下的魔雾翻滚,偶尔也有极少数时侯会显露出一部份下方的情景,就在某一刻,萧陌赫然看到,一朵几乎覆盖了整个洞穴底部的巨大墨色莲花,生长在洞穴底部正中心。

    它通体漆黑,晶莹光泽,每一支花瓣,都有数十丈长,形如一只八爪蜘蛛一般,将整个洞穴底部的泥土覆盖,而且每一片花瓣正中,还有一枚眼睛状的血色花纹,里面缓缓流淌下一道道的血色甘泉。

    有恐怖的哭声,环绕那朵墨色莲花,无数黑气形成的虚影,环绕著墨莲进进出出,吸食那花瓣正中眼睛状花纹中渗出的血色甘泉。

    每吸食一分,它们的气息似乎也随之壮大一分。

    “这是什么东西?”

    这一刻,不止是萧陌看清了那朵巨大墨莲的形状,左秀桐也同样看到了那朵莲花的异相。

    刚开始时,她同样没有反应过来,然而脑海中各种怪异灵药的名称不断转换,忽然,她一拉萧陌,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似是生怕引起底下那些天魔虚影的感知,以极低的声音,缓缓说道。

    “这是上古魔物,恸哭墨莲,快走,恸哭墨莲又称天魔温床,是所有天魔最喜爱的植物之一,它花瓣上分泌的血红甘泉,名叫生死魔泉,正是这些天魔赖以生存,甚至成长的最佳养料之一。这里一定不止有天魔卒,天魔将,说不定还有更高一级的天魔侯存在!”

    “什么,天魔侯?”

    这一刹那之间,萧陌脸色也不由陡地变得刷白。

    他明白,如果仅仅只是天魔卒,天魔将,两人纵使不敌,但是勉强逃跑,还是有可能的。

    但如果这里有天魔侯,那他们,几乎就是自己撞到魔窝里来了,再不走,说不定永远也走不了了。

    于是,萧陌也第一时间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性,一低头,拉著左秀桐的手臂,毫不犹豫地道:“快走!”

    ps:看到有人对我的写作风格比较不满,这里的确向大家道歉,有时候我事事都想写得详细些,的确啰嗦,形成了阅读的障碍,我以后尽量修改。

    当然,求订阅不是要求大家一定订阅,实在看不下去的,也可以不看,外面有很多好书,大家按自己的喜欢阅读就是。

    我自认为写书还是很用心的,如果大家觉得不喜欢,就不要浪费时间。

    正如你有时觉得我写一章有一部份字是多余的,但真算起来,我免费字数接近一百万,花了近一年的时间,vip章节不过七章,收了几毛钱,大家就觉得亏了……那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