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级鬼商 > 907 就这么简单
    胖子虽然不精通法道,但他也不是傻子啊。

    再说了,他本身就是出自豪门,有着明确的逻辑意识,同时,他又有天生和后天老王灌输给他的经商头脑,所以,王大少爷在此时,是可以明确的判断出、哈道公会失去‘生意’的现象,这和经营公司时所遇到的问题、那是完全的两码事的!

    况且,这就如同路传刚刚对月白说的那番。

    假设是有人要用经济战的方式逼月白下台,那么,就算月大教主不在这个位置上了,而重新上位的新会长也不可能去帮助别人。

    因为,若是有人想让好友坐在会长的位子上、并且,让好友会长对自己的某些勾当睁一眼、闭一眼的去打掩护,那恐怕也是行不通的。

    要知道,哈道公会的会长、只不过是有着对公会内部的人员、或对外人的监督和管理权利,而且,调查某些事的时候,也是由相关的部门按规矩去调查,这跟会长是谁完全就没有关系。

    还有,哈道派中的各个门派和修道散人又那么多,就算是真的出现某种不合乎情理、与违反规矩的现象,那么,有些正义的同僚们,也自然会大胆的揭穿、甚至是会联起手来,发起重整哈道公会的‘起义’!

    所以,说是有人在暗中搞鬼,这恐怕真的不太可能,同时,这种理由还能连带否定掉同僚们的恶性竞争,毕竟哈道公会就这一个,也就不存在竟不竞争的问题。

    “你这话我听过一遍了...哎,路大爷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在听胖子解释完,月白就微微一笑,似乎、这时的他、才真的不再怀疑是有人在暗中去搞破坏。

    “怎么?你这一下午...不会一直在琢磨是谁在针对你、又故意而为之的吧?”

    “呵呵,主角当习惯了,难免的会自以为是!”

    月白苦笑一声,调侃了自己一句,算是化解了这时的尴尬,但马上,他就又问胖子,说:还有什么原因、也会导致没有法事上门的现象呢?

    “有呀,就是法事本身就有,但没到咱手里!”

    胖子解释道:“就比如说你是一个开店的,而你想要出售的商品没人知道,或者说,你的店铺开在深山老林,买家找不到你,这都是最简单的原因。”

    “可具体来说,咱也不是卖东西的呀!”

    “那就是第二种情况呗!”

    胖子道:“咱公会搬了家,而想找咱帮忙的人却找不到这里,所以,上个月就没有法事找上门来、也就没有委托咱们去帮忙解决的情况!”

    “那你觉得这个地方不好找吗?”

    月白指了指公会所在的办公楼外紧邻的街道,说:“这车水马龙的,你敢说这是深山老林?”

    “不是说办公地点在闹市区、就一定能够被人找到!”

    胖子想了想,道:“对了,咱公会搬过来以后,这里的地址有对外界的同僚们说起过吗?还有联系电话,我记着...咱搬过来以后,莫老大说新出的集团号便宜,就把以前的老号都换了,而现在用的所有电话,都是上个月搬过来以后莫老大新办理的,也就是说,现在的联系方式和地址...这些咱对外界散布过吗?”

    “这...这我还真不知道!”

    月白下意识的皱起眉头,说:“我觉得...哈道派里的同僚们应该会知道吧,上个月的初几来着?那天咱公会的谁谁谁、不是还和清水门的道友一块儿吃过饭嘛,按常理说,咱公会搬家和换了电话,咱这里的会员们应该会对同僚们去说的!”

    “应该和必须散布可是两码事!”

    这时,胖子好像发现了问题的关键点,紧跟着,他把手里的账单放下,又从兜里掏出车钥匙、对月白说:“走吧,跟我去个地方验证一下吧!”

    “去哪?验证啥?”

    “还能去哪!”

    胖子很自然的说,“当然是咱公会没搬之前的老院子啦!”

    在胖子想来,如果说不存在同僚的恶性破坏,那就只有带着法事的大众、或是同道的道友们需要找公会帮忙之时、但却找不到公会这一种可能性了。

    毕竟在当今的这个年头下,能够互相的联系上、那才会出现互相委托、互相帮忙的现象。

    这就好比说亲兄弟两个人,哥哥在国外、弟弟在国内,先不说这兄弟两个之间的感情如何。偕枵舛远值芨久挥卸苑降牧捣绞、或是不知道对方的所在地的话,那这俩亲兄弟也只不过是两个记忆当中的亲人。

    所以,能够找到你、或者说,能够联系上你,那才会出现你希望、或是不希望的情况。

    但这种情况却有一个前提,那便是对方知道你的联系方式、或是住址!

    可是,月白却在路上问胖子,说新公会搬过来后的一个月里,这边都没有一单法事委托的现实问题、难道就真如同胖子说的那般、也很现实吗?

    但胖子回答说,还的确就这么现实,而且,说不定还就是这么简单,完全是因为大伙儿找不到新公会、也联系不上新公会的原因。

    “那咱公会里的会员们、也没对会外的道友们说过此事吗?”

    “他们为啥要说?”

    胖子一边开车一边冷笑:“在任何员工的心里,刚一进入新环境以后,都是活少干、钱照拿,这才是他们每日的希望,况且,新公会对你来说是因为你的上任、改革才搬过来的,但在我想来,甚至是好些个会员们想,公会之所以搬过来,其实是因为你的拆迁所迫!”

    “。磕阏饣笆鞘裁匆馑及。俊

    “没什么意思!”

    胖子道:“说真的,在小两个月之前,你那次的气息融合、震坏房屋的‘壮举’是很伪常规的,同时,对于好些个会员来说,他们也不知道你当时的壮举是因为什么,毕竟他们不在那间平房里头听着,所以,房子被你拆了以后、没过多久就又搬家,而这么一来,他们必定就会认为、你那天在平房里干了些什么,而后的搬家,则是你要搬走公会、好销毁某些痕迹!”

    “额...他们至于这么想嘛!”

    月白道:“我那天不是昏着、无意识的弄坏了房子的嘛,再说了,路家的那两位也应该会对他们有所解释的吧!”

    “可如果说路家的俩老头忽略了这些呢!”

    胖子嘴角一扬,笑道:“公会的改革和搬迁、这让老一辈的道者都很开心,因为这是公会升级的好事,保不齐几个老头开心的忘乎所以了,忽略了对大伙的解释!”

    “额...你这倒也是有可能的,可你带我去公会的老院干啥。俊

    “因为我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

    胖子道,“如果说真是大伙儿误会了什么、所以就没有对外界说过咱公会搬迁和改革的事情,那么,老院子里必定会有人去过,因为有些人是很想知道你在公会的老院里干了些什么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