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好莱坞 > 正文 第1198章 那些花儿(大结局)
    进入12月中旬,新千年的脚步逐渐临近。乐文。

    虽然对千年虫的恐惧甚至造成了纳斯达克科技股市场的再次波动,但这段时间,随着威廉姆斯家第四个孩子出生的消息公布,以及《地心引力》票房的持续势如破竹,媒体和公众的大部分注意力焦点都被艾瑞克威廉姆斯这位年轻的超级大亨所吸引。

    12月10日到12月16日,上映第四周,《地心引力》再次在全球范围内收获1.9亿美元票房,影片全球总票房累计迅速达到8.5亿美元。

    所向披靡的票房数字让大部分媒体都预测《地心引力》很可能在12月20日之前就突破全球10亿美元票房关口,这也将成为艾瑞克威廉姆斯个人主导的第四部全球票房10亿影片。

    同时,以影片表现出来的十足后劲,《地心引力》毫无疑问将冲击当年《泰坦尼克号》创造的22亿美元票房纪录。

    整个电影产业都在为3d和imax带来的产业契机而跃跃欲试时,艾瑞克在年底的这段时间却一直都留在马萨葡萄园岛庄园里。

    既然小家伙出生的消息被公开,这段时间,马萨葡萄园庄园里也显得分外热闹。

    辛迪的父母和两个姐妹在随后几天都赶了过来,虽然艾瑞克不喜欢辛迪和孩子被过多打扰,但很多集团高层、商业伙伴和亲朋好友还是打着探视的名义络绎不绝。

    孩子出生毕竟是喜事,艾瑞克也不可能太坚持地拒绝,只能笑脸相迎。

    如此足足热闹了一个星期,马萨葡萄园的庄园才算安静了一些,辛迪的父母住了不到一个星期也就离开。除了婚姻这个名分之外,夫妇俩发现对女儿的这个男人实在没有任何可以指摘的地方,倒是辛迪的两个姐妹打着陪辛迪的名义继续留了下来。

    临近圣诞节,日子逐渐平静下来。

    虽然全球范围内数据统计存在延迟,但12月22日,《地心引力》还是对外公布了全球票房正式突破10亿美元的消息。

    庆功宴自然是必不可少。

    洛杉矶那边问艾瑞克要不要将宴会安排在纽约,剧组大部分主创都住在洛杉矶,艾瑞克也不可能为了方便自己一个人就让所有人兴师动众,于是吩咐那边照例将庆功宴安排在萤火虫影城的大船上,他会在当天抽空赶回去。

    今年的圣诞节赶在周六,当然,从12月20号开始,整个北美其实都已经进入假期。

    前些日子返回长岛之后,平安夜当天,乔安娜和维吉尼娅带着小家伙们再次赶来马萨葡萄园,丫头也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飞了过来,庄园里再次多出几分女儿国的意味。

    热闹的平安夜之后,圣诞节第二天,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终于落了下来,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一整天,很快将马萨葡萄园的庄园笼罩在银装素裹中,新年的气氛也因此更加显得浓郁了几分。

    大雪在27日才变得小了下来。

    吃过早餐,维吉尼娅带着几个女人一起去岛上的小镇购物,为新年准备食材,艾瑞克坐在别墅廊檐下的长椅上,安静地望着不远处雪地里丫头带着艾玛和凯文堆雪人,夏威夷照例坐在父亲身旁,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稚嫩的小脸上深情专注。

    乔安娜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将托盘放在旁边小桌子上,给艾瑞克倒了一杯热可可,才在另外一边坐下,轻柔地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看着男人的表情,道:“你一直很喜欢下雪天呢。”

    “只是喜欢这种感觉,”艾瑞克捧着杯子啜了一口,视线上移,望了望远处无边无际的苍茫天空,嘴角带着笑,道:“我其实很怕冷的。”

    坐在两人中间的夏威夷在母亲的抚摸下微微侧了侧头,听到父亲的话,漂亮的眸子眨了眨,少有地打破沉默,突然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念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突然起来的《江雪》让乔安娜和艾瑞克都是一愣。

    乔安娜是完全听不懂,只是觉得抑扬顿挫的诗句听起来很有韵律,充满了某种奇妙的美感。

    艾瑞克却是惊讶,因为,在刚刚的某个时刻,他心里却是恰好想到了柳宗元的这首唐诗。虽然诗句的内涵并不契合此情此景,但那种天地苍茫一叶孤舟的寂寞感却莫名地让艾瑞克感觉很舒服。

    沉默了片刻,乔安娜先回过神来,倒是没有对女儿刚刚的话语感到奇怪,夏威夷表现出来的语言天赋已经让太多人感到惊叹,只是语气温和地问道:“所以,宝贝,这是一首诗吗,什么意思?”

    小姑娘没有回答母亲的话,而是转向身旁的父亲,明澈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小小的探究,道:“爸爸或许知道呢?”

    乔安娜疑惑地望过来。

    艾瑞克迎着女儿明亮的眼神,这么多年来的心境沉淀,听到以往或许会感到石破天惊的话,此时心底却没有生出什么波澜,嘴角笑容不变,语气从容道:“这是汉语诗词吧,爸爸只会说一些日常用语,这么深奥的东西还是你来给妈妈解释吧。”

    夏威夷漂亮的蓝色眸子眨了几下,对抵赖的父亲毫无办法。扭头望了望母亲,乔安娜柔和地笑着,表情却是茫然。于是将手中厚厚的书本放在椅子上,有些小郁闷地跳下长椅,啪嗒啪嗒地踩着小靴子向别墅里跑去。

    乔安娜对父女俩突如其来的互动完全一头雾水,却也没有继续追究,拿起女儿落下来的书本摩挲着,道:“我现在越来越担心夏夏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了,这本书,嗯,我完全都看不懂,你呢?”

    艾瑞克扫了眼乔安娜手中的书本,心里突然多了几分明了,将女人手中的书本接过来翻了翻,道:“我也不懂。恢勒馐锹凼霰匆端估砺鄣。贝叶斯理论。四芎驮勖潜Ρ磁瞪霞妇浠,我可是特意研究了一下。”

    乔安娜笑着嗯了一声,等待艾瑞克继续说下去。

    艾瑞克哗哗地拨弄着书页,道:“用你能听得懂的话来说,贝叶斯理论,大概就是根据已知的一些条件去推导某些未知的结论。”

    乔安娜好奇地追问道:“这有什么用吗?”

    “其实我们生活中一直都在使用这种理论。皇谴蠹叶疾恢蓝,”艾瑞克耐心对乔安娜道:“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一个人发热、咳嗽、咽痛、流涕,那么,根据这几个条件,你就能大概判定这个人感冒了。”

    乔安娜听艾瑞克这么说,顿时露出几分恍然,却又笑着指了指艾瑞克手中厚厚的书本,道:“这种事情,用得着这么厚一本书来论述吗?”

    “当然,我刚刚说的只是贝叶斯理论最浅层的理解,至于更深层次的应用,那就很复杂了,比如互联网搜索引擎、人工智能之类,可都是需要用到这方面知识的。”

    艾瑞克这么说着,却是想起女儿刚刚念得那首唐诗,心里忍不住补充:或许还可以用到自己老爸身上。

    对于某些可能被自家聪明到极致的宝贝女儿窥测到了一鳞半爪的事实,艾瑞克是永远都不会承认的。

    这种事情,只要自己不承认,谁也拿不出任何实际证据出来。

    或者。

    大不了。

    将来对女儿承认自己是外星人好了。

    反正是自家女儿,爸爸是外星人,女儿当然也就只能是外星人了。为了避免一家子都被抓进研究所里,我们可爱的夏夏同学肯定要帮着隐瞒吧。

    乔安娜自然不可能知道艾瑞克的心思,转而又道:“你明天回洛杉矶,什么时候回来?”

    《地心引力》的庆功宴在明天晚上,对于普通人来说,从东海岸到西海岸大概要算一次繁琐的长途旅行,艾瑞克却不存在这种问题,也就只是在空中呆上几个小时而已。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后天吧,肯定要陪大家一起过新年的。”

    这么说着,院子里玩雪的孩子们大概是累了,艾玛率先向艾瑞克这边跑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一个小小的雪团,凯文和德鲁也跟在身后,双胞胎小心地护在孩子们身边,防止他们摔倒。

    乔安娜看孩子们过来,就起身道:“你陪孩子们吧,我去前面看看,维姬她们应该回来了。”

    艾瑞克点点头,看乔安娜离开,艾玛也已经跑到艾瑞克身前,邀功似的将手中一个小雪团送到他面前,脆声道:“爸爸爸爸,看,我做的小雪人哦。”

    “很可爱。”

    艾瑞克笑着接过来,夸奖了一句,见凯文也把自己手里的小雪人送到面前,同样轻声夸奖着,还和围在自己膝边的两个小家伙一起讨论起给小雪人起名字的事情。

    跟在后面的丫头笑嘻嘻地踱过来,在艾瑞克身边坐下,听他和两个小家伙议论,好一会儿都没有理会自己,有些小吃味的抱住男人手臂晃了晃,指向院子里的大雪人,学着艾玛的腔调:“爸爸爸爸,看,我做的大雪人哦。”

    艾瑞克听着丫头搞怪,抬手在她脑门上敲了下。这么多年,也被敲习惯了,丫头小女孩似的哼哼唧唧几声,便继续往艾瑞克身上凑。

    不过,听到丫头刚刚话语的艾玛却疑惑了,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丫头:“德鲁阿姨,你为什么叫爸爸,爸爸?”

    丫头笑嘻嘻地伸手捏了下艾玛的小脸,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不叫爸爸,难道还叫妈妈。俊

    艾玛歪了歪小脑袋。

    虽然感觉不对,但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艾瑞克瞪了丫头一眼,为了避免这妮子继续带歪艾玛的世界观,开口将两个小家伙打发走,示意旁边的双胞胎跟上,才对身旁丫头道:“还没问你呢,前些日子去哪疯了?”

    “就在纽约。敝芪涣巳,丫头抱着艾瑞克的手臂紧了紧,将脑袋枕在男人肩头,道:“我去看了维密大秀,今年的真不错,梦幻bra太漂亮了,只是那些歌,德语啊、法语啊、汉语啊之类,我都听不懂。”

    为了迎合千禧年的气氛,今年的第六届维密大秀举办时间再次推迟到了12月17日,电视播放时间也安排在年底的12月28日,也就是明天晚上。

    而且,相比原时空中扩张缓慢的维密,经过几年的快速发展,艾米丽准备更进一步将这一品牌推向全球市场。

    为了配合后续推广计划,再加上千禧年的契机,今年的维密大秀六个主题,采用了六种不同语种的音乐,带着几分我和你心连心共住地球村的寓意。

    虽然已经很少再插手维密大秀的筹办,但当初看到这份方案时,艾瑞克还是亲手挑选了一首中文歌塞了进去。

    那是一首自己曾经非常喜欢的中文歌,这么多年了,物非人非。原本还以为自己这只大蝴蝶可能将那首歌扇掉,但今年年初,相关的专辑还是再次出现。

    只不过,因为小彼得的出生,艾瑞克今年却没能亲自赶往纽约的维密大秀现。膊恢佬Ч绾。

    丫头枕在艾瑞克肩头,敏锐地感受到他突然再次陷入某种奇怪的情绪。

    处在这种情绪里的艾瑞克总是让身边人感受到一种明显的疏离,丫头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有些不安,于是脸颊在男人肩头蹭了蹭,轻声打断道:“艾瑞克,前几天在曼哈顿的时候,我路过地狱厨房了呢。”

    被丫头从突如其来的思绪中拉回来,艾瑞克笑了下,顺着这妮子的语气道:“怎么了?”

    “然后就想起你很多年前唱的那首歌了,才发现到原来地狱厨房是曼哈顿的一个区呢,以前都没注意到。”

    艾瑞克对于很久以前的记忆却有些:,道:“什么歌。叶疾患堑昧。”

    “你怎么能不记得,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呢,那天晚上,在比弗利山庄你那栋房子里,我们说了好多话。”

    丫头似乎有些不满,这么说着,还小声哼起来,只是曲调有些散碎。

    艾瑞克听着丫头的提醒,这才逐渐回忆起来,点头道:“我好像想起来了。”

    丫头白嫩的脸蛋向前探了探,望着艾瑞克,道:“那你再给我唱一遍好不好?”

    艾瑞克感觉天空中的飘雪似乎再次有加大的趋势,抬手接了一片飘进廊檐的雪花,感受中手心淡淡的微凉,笑着摇头:“感觉有些奇怪。颐窍衷谟置挥欣先,干嘛要回忆以前的事情。”

    “我想听嘛,”丫头说着,语气里突然就多了几分委屈,很有些自怜地叹息起来:“你现在又有了一个孩子,以后肯定会越来越不在意小德鲁了。”

    “好吧,好吧,我想想。”

    艾瑞克笑着,开始搜寻记忆里的一些曲调。

    原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已经将整首歌忘掉,但仔细去回想,脑海中的记忆却异常清晰,于是便小声哼唱起来。

    波音727的窗户上,映着你含泪的眼

    俯瞰这座城市,一切都已微不可见

    当夕阳把地狱厨房渲染成天堂

    你转过你的脸

    我把一缕乱发撩起在你耳边

    说,一切都会安然无恙

    只要我们在一起,永远,永远。

    只要我们在一起,永远,永远。

    遥远的记忆深处,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一部名叫《加州靡情》的电视剧,第六季的最后一集。

    蒂姆明钦,《so long》。

    不过,如果没有将整部电视剧看下来,却很难体会到其中足以让人潸然泪下的眷恋感。就像很多个故事,如果一个人只去看开始和结束,往往没有任何意义。

    廊檐下的哼唱落下,过了不知道多久,丫头才轻声道:“艾瑞克。”

    “嗯?”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嗯!”

    第二天,纽约的天气终于放晴,艾瑞克直到下午四点半才飞去洛杉矶,因为时差缘故,到达萤火虫影城,西部时间也才刚过傍晚六点钟。

    《地心引力》的庆功派对虽然七点钟才开始,很多宾客已经开始陆续赶来。

    在影城内的办公室里和卡森伯格讨论了一些事情,待到轻功派对临近开始,两人带登上大船上的宴会厅。

    新的一周,虽然《魔戒首部曲》开始上映,《地心引力》的一些银幕资源被分流,但影片依旧势如破竹地在全球范围内再收1.65亿美元,将全球总票房推高到11亿8300万美元的高位。

    与此同时,《魔戒首部曲》的首周票房也达到9万美元,考虑到这部影片相对于其他电影近乎两倍的片长严重限制了影院的排片场次,9万美元的首周票房成绩几乎超越所有人的预料,同时也预示着萤火虫集团再次多出一个超级热卖的大片系列。

    当然,《魔戒》系列曾经从米高梅手中转入萤火虫集团的一系列波折,也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媒体的一些议论,米高梅股价在最近一段时间甚至出现了下跌,但这自然丝毫无法影响到整个萤火虫体系的实力。

    “所以,你可真够大胆呢,艾瑞克。”

    宴会厅内,一番应酬之后,艾瑞克转到今晚派对的女主角身边,朱迪的第一句话却是让他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所以,”学着朱迪的语调,艾瑞克嘴角含笑,道:“我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

    朱迪轻轻横了艾瑞克一眼,眼神中却带着一些别样意味,道:“我是说,威廉姆斯家的第四个孩子出生了。”

    “这件事。卑鹂死仙裨谠诘氐愕阃,道:“我倒是觉得,你这个大胆的评价很有意思,好像你和艾瑞克威廉姆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一样,这么想来,我可是应该伤心一下的。”

    朱迪撇撇嘴:“你可一点都不像是伤心的样子。”

    大厅里这么多人盯着,艾瑞克也没有过多逗弄朱迪,开了个玩笑就收起表情,扬了扬手中的香槟:“呐,说正事,我还要恭喜你成为十亿票房影片的女主角呢,嗯,你,这是果汁?”

    朱迪抬了抬手中的一杯橙汁,道:“显而易见。”

    “来杯香槟吧,今晚可不适合喝果汁啊。”

    朱迪见艾瑞克要招呼侍应生,摇了摇头,语气却突然有些磕绊,道:“我,我今晚不想喝酒。”

    艾瑞克疑惑地打量了朱迪几眼,似乎明白了什么,点点头,道:“好吧,你,那个,如果不舒服的话,要不我们去上面的小餐厅休息一会儿。”

    朱迪却是意识到艾瑞克想错了,白了男人一眼,语气里带着些小揶揄:“你好像很懂的样子嘛,不过,我确实有点饿了,倒是真想去你的专属餐厅吃点东西。”

    两人说着,一起离开宴会厅,来到甲板上层的公司内部餐厅。

    应酬到现在,艾瑞克也有些饥饿。

    吩咐今晚值班的艾米亚当斯给两人准备一份晚餐,艾瑞克想起什么,又让人打开小餐厅里的挂壁电视,调到abc频道。

    屏幕里正在播放维多利亚的秘密千禧年大秀,却是恰逢一场表演的间隙。

    艾瑞克心里正想着会不会错过自己亲自挑选的那首歌,画面切换,秀场t台再次出现。

    安静的灯光下,一个穿着朴素的黑发青年抱着吉他坐在t台开端的小舞台上,轻轻拨弄琴弦。

    遥远却又熟悉的前奏响了起来。

    伴随着天使们绚烂的鲜花主题天时装,青年开始轻声哼唱。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艾瑞克望着电视屏幕,这些年的思绪突然间如潮水般涌来,那些还在身边的,已经远去的,留在记忆中的,逐渐被忘却的,很多人,很多事,如同一幕幕电影镜头快速在脑画中闪过,冲刷出无尽的感慨,却又很快化为平淡。

    或许,所有的荡气回肠,最后的最后,都会化作最美的平凡吧。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艾瑞克拿起来看了下,来自卡洛琳,于是朝朱迪笑笑,起身走到餐厅外的阳台上。

    电话接通,伴随着跨洋电话特有的电流声,卡洛琳的声音显得小小的。

    “艾瑞克,我正在听到一首歌呢,维密秀上的,很好听。”

    “真巧,我也在听啊。”

    艾瑞克轻声说着,还将电话朝餐厅内探了探,两人一起听着淡淡的歌声。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这么听了一会儿,艾瑞克重新将手机放在耳边。

    卡洛琳的声音也再次传来,带着几分痴缠:“突然就想你了。”

    “嗯,”艾瑞克点头:“我也想你啊。”

    电话另一边停顿了片刻,卡洛琳终于再次道:“其实,艾瑞克,我,我又逃家了呢,我和爸爸吵架了,他说不希望我再回美国给你工作。”

    艾瑞克顿时有些心疼,关切地问道:“那你现在在哪,瑞切尔那里吗?呐,把电话给瑞切尔,我和她说些话。”

    卡洛琳的语气有些小小的不满:“艾瑞克,我不是小孩子呢。”

    “当然,还有,抱歉,卡莉,”艾瑞克继续道:“要不,我和你爸爸谈谈?”

    “不要,”卡洛琳说着,迟疑了下,才道:“艾瑞克,我只是想你了,我,我知道这很任性,不过,我现在好想见到你啊。”

    艾瑞克听着相隔万里的女孩弱弱的话语,心底顿时生出无尽的怜惜,毫不犹豫道:“好。艺饩凸,等我八个小时,好不好?”

    “嗯,”电话里响起一声暖暖的回应,然后又补充道:“艾瑞克,我喜欢你呢。”

    “我也喜欢你啊。”

    “那,那我等着你。”

    “待会儿见。”

    “嗯,待待会儿见。”

    艾瑞克收了线,回到餐厅内,刚要和朱迪解释,朱迪注意到艾瑞克的表情,只是摆摆手:“我一个人吃东西就可以了,恰好我今晚可以吃掉两份呢。”

    艾瑞克感激地朝朱迪点点头,低头在女人唇角吻了下,脚步匆匆地向餐厅外走去。

    朱迪望着男人离开的身影,微微怔神,随后再次将注意力转向电视屏幕。

    t台上的吟唱已经接近尾声。

    啦啦啦

    想她

    啦啦啦

    她还在开吗?

    啦啦啦

    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