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英雄是如何炼成的 > 第四十八章 会谈
    刘家祠堂,虽然夜已深,但仍然时不时传出几声呜咽声与哽咽,不管这算不算兔死狐悲,还是让人不由陷入这一份悲伤之中。

    在祠堂外,为了这丧事几天没有好好睡上一觉的刘锦程靠着墙抽着烟,在他身旁是表情同样有些阴阴沉沉的刘贤象,只不过比起刘锦程的淡定,刘贤象显然要躁动的多,毕竟现在西城区正是在斗的热火朝天的时候,而他仅仅只是在这里观望着这一切,这对于野心勃勃的刘贤象来说,或许是最煎熬的事情。

    刘锦程看着沉不住气的刘贤象,摇了摇头说道:“别熬了,这外面即便是斗的翻天覆地,也不会打到这里,你好好休息休息,过一阵子有的人忙。”

    本来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的刘贤象听过这一句,没由的来了精神,因为他本以为刘家会就此观望下去,而刘锦程这一句无疑在表示着,刘家会有动作,但他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他心中清楚的很,在这个男人认为可以告诉他的时候,一定会开口。

    “爸,你也好好休息,刘家还需要你来撑着。”刘贤象离开之际,忍不住说道,在他心中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整个刘家的顶梁柱。

    刘锦程的脸上出现几分笑,也不知道是欣慰还是自嘲,在昏暗的灯光下,突显的有几分迷离,他摇了摇头说道:“刘家少了谁,都能够继续运转下去,这个你不需要担心。”

    刘贤象一脸的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到了嗓子眼的话,因为在这个问题似乎注定争论不出一个答案。

    刘贤象走后,刘锦程又进入了气氛压抑的刘家的祠堂,因为已经接近了凌晨,守灵的人们大多昏昏沉沉,但见到这个如今这个刘家家主进来,还是强打着精神正襟危坐。

    转过一圈过后,刘锦程站在灵位前,看着那黑白照片上的老人,深邃的眼中透出一丝的复杂,他喃喃了几句,但奈何声音太过微弱,唯有他能够听的清。

    说过后,他转身离开祠堂,也正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他扫了一眼来电号码,并没有选择接通,而是默默走出这曾经花重金修建的刘家祠堂,此刻在门口已经停下了一辆黑色的奔驰s500,那个女人已经下了车,一个站在魁梧无比的刘锦程身前却并不凸显的有几分渺小的女人。

    一旁守夜的保安人员欲要说些什么,但是刚刚往前走出两步,就感觉到了这个女人身上强大的气。庖还删薮蟮耐谷盟皇辈恢栏萌绾嗡祷,最终放弃了出风头的打算,默默往后退了几步,此刻他已经满身冷汗,显然这是他无法解决,甚至是无法觊觎的事情。

    刘锦程就这样跟这个气场强大女人对视着,虽然这是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但这两天,两人早已经很默契的把对方的背景摸了一个遍,也正是因为如此,刘锦程才会在这种敏感的时候,亲自接见这个站在风口浪尖的女人。

    尽管这女人身上散发的东西让人心寒,但刘锦程仍然一脸的平静,这足以说明这个男人的境界,毕竟是曾经与魏九这种妖孽抗衡的存在,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这么一个小交锋就露出了破绽,马温柔可一点都不会相信。

    第一眼见到这个男人,马温柔就觉得这个中年男人并不简单,至少让她觉得很是棘手,这个看似身上并没有透着什么食牛之气的男人,给予她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这让她对于刘家的实力着实有几分刮目相看,因为在这种无比理智的男人带领下,她想不出刘家会有什么破灭的理由。

    马温柔身后是微微弯曲着腰杆后一步下车的薛猴子,此刻他一脸的警惕,眼神带着几分敌意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虽然这个男人并没有表露出什么杀气,但在这个距离之中被这个男人盯着,薛猴子心中有一丝很莫名后背发凉。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许久许久,并没有分出一个胜负,在就一旁的几个保安因为这气氛而感觉到无法正:粑氖焙,刘锦程终于打破这沉默开口说道:“进去聊聊?”或许经过这么一场眼神交锋,他已经了解到了这个女人的可怕,心情从起初的试探,也变成了一种忌讳。

    马温柔一脸点了点头,转过头给予身后的薛猴子一个眼神,本来伺机而动的薛猴子也终于慢慢挺直腰杆,但并没有放下警戒,这个男人在薛猴子的心中,唯有用危险这两个字来形容。

    由刘锦程带路,马温柔跟仍然没有放下心的薛猴子走进刘家祠堂之后,门口的几个保安才重重喘出一口气,此刻他们已经满头大汗,心中对于那个女人唯有一个评价,那就是妖孽,那个本来打算出风头的保安,此刻只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到底是多么的可笑。

    或许这就是他们所碰触不到的世界,这没由的让这些保安想着。

    走进这看起来有几分宏大的刘家祠堂,刘锦程直接带着马温柔来到后院的一间会客室,这是一间不算大的房间,装修也是简简单单,但却让人挑不出一根刺来。

    刘锦程在一张有些年岁的藤椅上坐下,看着这个无可挑剔的女人缓缓在他对面坐下,他只是有些好奇,魏九到底是用了怎样的手段,这个江湖用了怎样的手段,能够让一个女人变成如此的模样。

    这真的是一种强大?刘锦程在心中摇了摇头,他只是觉得这个抛去强大外衣之后或许仍然可以惊艳无比的女人,在这种时候对他露出这种如同孤狼一般的眼神,让他有些莫名的悲哀,不过这些所谓的怜悯,他一生都不会说出口,这个江湖也从来不会说出口。

    “你之前应该魏九有过约定吧,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撤出这么一场风暴。”这一次是马温柔率先了打破了这沉默说道。

    虽然马温柔这一席话无比的一针见血,但刘锦程的表情依旧无比的平静,这个他早已经深入调查的聪明女人,能够察觉出这些微妙的东西,他并不惊讶,如果这个马温柔连这般显而易见的东西都看不透的话,他也不会在这里跟她谈合作。

    刘锦程直接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在白家大寿之前,魏九就跟我通过话,当前他留了我表弟一命,这个人情也算是以这种方式还给了他,虽然刘家是否撤出这一场风暴,与对于他的失败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马温柔看着直接一口答应下来的刘锦程,脸上慢慢露出几丝微笑,因为跟这样一个打开天窗说亮话的人来谈,可以省去一些完全不必要的麻烦。

    “白家已经把魏九吞掉了大半,别告诉我刘家只甘心这样眼睁睁看着,不知道刘家主现在有着怎样的计划?我想现在,应该是振兴整个刘家最恰当的时机,您刚坐上这个位置就能够有这样的际遇,看来刘老爷子走的很是时候。”马温柔也露出几分轻松的表情说道。

    刘锦程在听到马温柔对他的尊称的时候,不由觉得心中有几分不自然,或许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刘家家主,但他还是无法做到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个称谓。

    现在他的表弟一众人只是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位置眼红着,但刘锦程却不然,因为他很清楚,这位置到底是经历了多少血的洗礼才会伫立在西城区之中,这太过沉重了,沉重到让仅仅只是目睹了这一路的他,都有几分无法释怀。

    用了一会消化下这称谓,刘锦程看着这个话中带着刺的女人说道:“如果我说我并没有什么野心,不知道你会不会信?”说出去之后,刘锦程也觉得有几分可笑,但这又是他现在最真实的想法,因为他不认为刘家掺和进来,往长远了讲,能够有了什么便宜。

    或许在旁人耳中,这一句话无比的抽象,毕竟现在整个西城区的有心人都认为,这一场风暴是一场巨大的际遇,只要站对了位置,足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虽然所踩着的,是这一场风暴之下的尸骨。

    但作为刘家的继承人,在这种千载难逢一般的情况下,竟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野心,谁都不会相信。

    马温柔听着这反常的一句话,却用更加反常的方式回答道:“我为什么不会相信?再说刘家主也不会低级到糊弄我这么一个小女人。”

    刘锦程有些牵强的笑了笑,他可从未把马温柔当成一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手上所沾染的血,恐怕是一些亡命之徒都无法想象的。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的计划是什么?是救出魏九?我看不太像,还是趁火打劫一通?也不像,莫要告诉我你千里迢迢赶回来,只是为了看这么一场热闹。”刘锦程说着,虽然对于这个女人他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但他至今还没有想通,这个女人来到西城区真正的目的。

    在听到刘锦程这一句后,她微微的笑了,只不过这笑容就好似她的出现一般,意义不明。